2011-12-25

前陣子炒很兇的宇昌案...

終於找到一篇比較值得一看的...
關於宇昌案, 一個生技人的小小看法.... - 選舉大聲公 - 卡提諾 論壇|討論區

重點其實就一句話: 一群 "綠色" 科學家, 搞掉了一個 "藍色" 資本家的案子。

以下全文照貼



<--引文開始-->
在看本文之前, 我先聲明, 如果你/妳已經決定要投馬英九或蔡英文了, 那這一篇你可以不要看了, 不需要浪費時間...

如果你/妳想就這整件事做理性/平和的探討, 非常歡迎, 但如果是情緒性的發言, 那也可以免了。我的時間不是用來解決你/妳情緒上的垃圾用的。

最後, 如果妳對生技/製藥沒有一些基本的瞭解, 那... 至少請你/妳仔細讀完全文再發表意見...

好, 從三篇文章看起:

綠營的人請看這篇:
http://www.udn.com/2011/12/17/NEWS/OPINION/OPI1/6787232.shtml

藍營的人請看這篇:
http://www.libertytimes.com.tw/2011/new/dec/19/today-fo3.htm

不是很藍也不是很綠的人請看這篇:
http://news.cnyes.com/Content/20111214/ke0z5j9fi31wj.shtml

前兩篇報導, 分別登在兩篇調性完全不同的媒體上, 不過這次很有趣, 我在聯合報上看到的是兇狠的追殺, 自由時報上看到的卻是無力的辯解與對現實的無奈, 正好跟我以前的印象相反, 仔細看看就發現其中的吊詭。

藍營的說法, 是在騙懂程序卻不懂生技的人, 綠營的說法, 是在騙懂生技卻不懂程序的人, 至於第三篇, 其實還是很鄉愿。...結論是: 大家都在騙。不過, 第三篇主要的主角是科學家, 口氣比較溫和, 比較不像在騙。

其實整件事很簡單, 就是一群 "綠色" 科學家, 搞掉了一個 "藍色" 資本家的案子。

南華案有沒有錯? 其實南華案很好, 可以讓政府投很多錢, 台灣生技界可以養活很多人, 會不會成功? 不知道, 至少養一堆找不到工作的博士養好長一陣子沒問題。

宇昌案有沒有錯? 宇昌案其實也很好, 可以讓政府投很多錢, 台灣生技界可以養活一些 (注意, 不是很多)人, 會不會成功? 不知道, 但看起來比南華案機率高一點。


如果你/妳目前還不知道我在講什麼, 好吧, 我先講一下生技製藥產業在幹嘛。

人都有生老病死, 有生老病死就得吃藥, 有人吃藥就得有人做藥出來給人吃, 對吧? 但如果什麼人都可以做藥, 那就會吃死一堆人, 那就麻煩了, 所以呢, 各 (先進) 國家都會設立這樣那樣的規範, 規定什麼人可以做什麼藥, 賣給得了什麼病的人吃。那規範有那些呢? 請看以下連結:

http://zh.wikipedia.org/wiki/%E8%87%A8%E5%BA%8A%E8%A9%A6%E9%A9%97

如果你/妳不想看或看不懂, 好, 那請去看卡提諾正妹抱報或每日圖選吧, 再不然不可思議區也很不錯的, 我很喜歡在那兒逛, 可以增長知識。

如果你看完了, 非常好, 真的辛苦了, 因為維基百科是由對岸同胞翻成繁體中文的, 它的中文很難懂, 不過大概知道意思就可以了。好啦, 那請回答一個問題: 一個藥物從有人將某物質做為候選藥物 (不管其為小分子化合物或蛋白質或其它任何物質) 起到它成為醫師可以當做正式處方開給人吃的藥, 要多久時間, 花多少錢?

答案是, 很久, 很多錢。

多久? 大約 7-10 年, 多少錢? 5億到10億。台幣? 您開玩笑呢, 人民幣? 想太多。套句最近很紅的台詞: "Dollar, 美元! US Dollar!"

這也就是為什麼新藥都很貴。因為在研發期, 它花了很多錢。那為什麼有些藥只要台幣一塊兩塊呢? 因為它的專利期過了。

蛤?專利? 藥有專利? 開玩笑, 藥廠最重視的就是專利了。今天藥廠要把某個物質當做治某種病的候選藥物時, 藥廠要去申請專利, 說 "茲有某某藥廠 (或某某人) 發現了A物具有某種特性B, 從而具有可能可以治療症狀C或疾病D" (等因奉此諸如此類, 不過是用英文寫的), 還有, 這句話要去跟全世界都尊重的政府 (譬如: 美國, 歐盟...) 的專利局說, 等專利局認為您說得有理 (中間可能拖個很久, 短的幾個月, 長的幾年都有), 給您專利了, 好, 基本上爾後的十七到廿年, 其它人都不可以用這個 "A物" 當做治療 "症狀C" 或 "疾病D" 的藥, 一直到專利過期為止。所以啦, 在它上市後到專利過期的時間越長, 對藥廠來說越重要, 因為呢, 在專利過期前, 只要這個藥真有效, 那能決定藥賣多貴的限制條件只有一個: 病人願意花多少錢去治療這個症狀C或疾病D。

舉個大家聽得懂的例子, Viagra 聽過吧, 它的學名叫 Sildenafil, 治什麼的我就不提了。它貴不貴?嗯, Pfizer 正廠出的很貴, 一顆要好幾百。(詳細價我不知, 我沒買過...) 但等它過了專利期...一顆頂多幾十, 為什麼? 因為市面上會出一大堆叫威什麼或什麼鋼 (不能叫 Viagra, 因為這叫註冊商標, 不能用)的, 成份都是 Sildenafil (這是學名), 成份, 藥性幾乎相同, 一顆可能只要幾塊。這種藥叫學名藥。台 (或大陸) 製, 甚至還有印度製的。

所以啦, 藥廠花了很多錢做研發, 研發出來後, 一個藥只有七到十年的黃金期, 只要能早半年上市, 多花的所有成本都可以用售價賺回來。

南華跟宇昌的問題核心, 我認為是在這兒。

南華案的目的, 是用 TMB-355 當標的, 做一個大的藥物量產工廠, 同時做藥物研發跟製程開發。當時 TMB-355 只做完 Phase I, 坦白說失敗機率挺高的。但如果成功了, 那真的就噱海了, 因為當時還很早, 而且就算失敗了, 還可以再找別的藥進來, 做藥物製程代工。投資金額大不大? 有人說不大, 有人說很大。至少我會說, 比起政府蓋的蚊子館, 小菜一碟。

宇昌案的目的, 是用 TMB-355 當標的, 只做藥物研發, 因為 Phase I 跟 early Phase II 都過了, 成功機率很高, 但是 Phase III 還沒做, 如果 Phase III 過了, 才開始進行生產, 至於上市....

還看不出來是吧? 南華案是說, 我們要建個飛機製造工廠, 設計部份先拿別人開發到一半的小噴射機來試試, 順便搞個一條生產線。如果成功了, 我們從設計到生產飛機都自己會了。那如果這個小噴射機設計失敗, 至少我們可以先生產別人設計好的飛機, 再看能不能偷學怎麼設計飛機...宇昌案呢? 嗯, 之前人家開發到一半的小噴射機這時完成四分之三, 只剩組裝跟試飛了, 那我們買這設計圖跟材料回來, 先自己組個幾台, 確定OK再蓋廠或請人家生產。重點是學會了怎麼設計會飛的飛機, 而且手上有一架已經可以飛, 可以賣的飛機, 但是, 哦...沒有生產線。

其實都很好, 沒有對錯。有趣的地方在那兒? 有趣的地方是, 當初南華案都已經快要成案, 但硬被卡下來, 因為國發基金請來的評估專家何大一博士不覺得 TMB-355 這個藥OK, 但是兩年以後, 因為種種原因 (因為原來要跟南華合作的藥廠被買了, 手上好幾個藥要丟出來, 其中 TMB-355 就是要被丟出來的藥), TMB-355 這個藥。由國發基金請來的專家何大一博士認為是超讚的投資標的, 就投資了。中間發生了什麼事? 嗯, 因為 TMB-355... 算了, 會問這個問題表示您剛讀藍營或不藍不綠營的文章不專心, 回去重讀去。

對了, 忘了說, 通常過了 Phase I 的藥跟 Phase II 的藥, 價格差五倍以上。當然, Phase II 比較貴。Phase II 過了, 風險低很多, 但是 Phase III 一定過嗎? 不, 你/妳還是有可能買到垃圾。但是, 能不花嗎? 不行, 你想玩, 就要花錢。

再跟各位講幾個數字:

2008年, GSK 藥廠的銷售數字是 USD 35.01B, 而其中研發經費佔 15.1%, 約 USD 5.28B, 合台幣 150億。
2008年, Pfizer 藥廠的銷售數字是 USD 48.3B, 而其中研發經費佔 16.5%, 約 USD 7.96B, 合台幣 254億。
2008年, Merck 藥廠的銷售數字是 USD 23.85B, 而其中研發經費佔 20.1%, 約 USD 4.79B, 合台幣 153億。

看完這些數字, 你說南華案的投資大不大? 不大。宇昌案的投資大不大? 更不大。坦白說南華案因為大家都是台灣人, 而且 Tanox 是小藥廠, 好談。宇昌案要買的, 其實也是人家不要的東西, 人家為什麼不要? 嗯, 因為 Tanox 後來被 GeneTech (這真的是世界第一的生技藥廠) 買了, 但是 Genetech 想要的是 Tanox 手上的氣喘藥, 而 TMB-355 是治 AIDS的, 跟他們想走的方向不一樣, 所以賣掉。在生技製藥界, 這是很常見的做法。至於賣給誰, 很簡單, 誰出的價高, 條件好就賣給誰。

好吧, 講的天昏地暗天荒地老, 有重點了沒? 快了, 耐心點。

重點是, 你想相信誰?
來個選擇吧: (1) 綠營 (2) 藍營 (3) 都不相信 不管妳選那一個, 拜託, 別去看別人的答案。

(1) 你/妳相信綠營, 那麼我恭喜你, 真的, 蔡英文真的比媽祖還偉大, 為了支持妳的論點, 我還特地找了這一篇給你/妳參考: http://willystudy.blogspot.com/2011/12/blog-post.html 那麼完美無瑕無懈可擊的候選人, 用力投下去就對了! 馬英九是個什麼東西? 馬以南更不用說啦, 中化製藥聘她就只是當門神的啦! 這樣中化才能跟北市醫做生意嘛。至於小英, 嗯, 她只在一開始當天使啦, 一旦功成就身退了, 該賺的也只是良心錢啦…

(2) 你/妳相信藍營, 那我也恭喜你/妳, 反正點出問題在那兒啦, 就是因為顏色嘛, 南華案的金主是高育仁, 大家都知道他吧 (不知道可以去查一下 Google), 或者我提個醒, 朱立倫的岳父聽說也姓高耶。反正這個案子就是要抹大便嘛, 那抹得越黑越臭越好, 反正翁院長跟陳院士在學術界大家都知道是眾所週知的指標型綠油油人物, 以下駟對上駟, 有賺沒賠的! (最後這句話如果你/妳看不懂表示藍得還不夠徹底哦)

(3) 都不相信… 那我真的要謝謝你/妳, 因為你/妳跟我一樣, 會想把事情搞清楚。基本上藍綠這些人全部在打混仗, 到目前為止我沒有看到一個人把整件事來龍去脈搞清楚, 或許是搞清楚的人會覺得太噁心而不想多說。坦白說, 把這整件事抖出來, 包括資金來源, 這些股東跟發起人的背景, 還有持股的比例全部攤開抖出來, 那才有趣哩… 為什麼呢? 其實說實在的, 宇昌案的投資真的很少很少, 少到某位院士自己一個人就可以拿出來了。那他為什麼不拿? 因為他的習慣就是賺投資人的錢, 但是他賺的是良心錢哦, 他都只做幾個藥, 一旦做完 Phase II 或 early Phase III, 馬上賣掉, 再去找新的候選藥開始做。他有錢是因為他研發能力非常強, 手上新的候選藥很多, 所以一個公司接一個公司的賣, 手上可是有錢的很。至於宇昌嘛, 嗯, 只是順水推舟, 給綠營的人一些甜頭。說到藍營, 那…唉, 除了一群到現在還找不到重點的白痴, 我真不知道該說什麼好。

選總統, 讓人很討厭的是政府不是只有一個人, 而是一群人。如果今天是小馬跟小英對幹, 事情很簡單, 但今天是小馬團隊跟小英團隊, 基本上是一群白痴對上一群騙子。相對於對岸來說, 我們很幸福, 但選出一群白痴好還是一群騙子好? 我真的沒有答案。

要我選老宋? 唉, 我還真想, 但說實在的, 他, 選不上。

回到生技這話題, 這是我切身有關的… 如果藍上了, 可想而知明年生技業應該還是個寒冬。因為枱面上所有大老全是綠的。如果綠上了, 唉, 我擔心的是GDP的下降及兩岸關係惡化導致的經濟衰退。民進黨老說小馬當政民不聊生, 但以我的親身經歷, 阿扁在的那幾年才真的民不聊生哩。

小英到現在對於兩岸關係一直是講不清楚, 說不明白, 這是最可怕的事。小馬之前拋什麼兩岸和平協議, 被民進黨一陣民粹口水給罵得頭暈腦脹, 但小英只說會 “當選後在交接期會盡全力跟對岸溝通”, 拿什麼溝通? 誰會理妳? 不是我看不起小英, 對岸只要不理妳, 台灣經濟少說再衰兩年。我悲觀? 對, 我真的很悲觀, 因為在阿扁上台的時候我超樂觀的。

民進黨一直罵對岸一直自HIGH說台灣人要如何如何, 實際上做的所有事都是把台灣往火坑裏推。在島內怎麼HIGH都是假的, 所有在對岸經商投資唸書的民進黨人全部都回台灣來我就真的相信你們愛台灣。

講那麼多我又開始發牢騷了, 選藍的覺得侮辱自己智商, 選綠的覺得是昧著自己良心, 選橘的覺得對不起那張選票, 唉…
<--引文結束-->

============================================
當然還有後續的回應
<--引文開始-->
我不是很理解所謂的 "結論再客觀" 一點是什麼意思... 這篇文章是我寫的, 寫的是我的意見及看法, 完全是一個 "主觀" 的表達及陳述, 不知道您認為怎麼樣算是 "客觀" ? 我是真的很想知道您認為什麼叫 "客觀"。

說到產業昇級, 其實重點在於心態。我這樣講可能藍綠營的人都會認為很難聽, 但是我必需說, 以我所見, 台灣目前沒有政治人物有那個本事說產業昇級。什麼叫產業昇級? 產業昇級是將原來沒有的東西變成有, 有的東西變成好, 好的東西變成優秀, 優秀的東西變成獨家。需要的是什麼? 人。

對, 不是資金, 不是技術, 是人。敢跟老闆叫板拍桌, 敢拿著自己的官位或職務跟老闆對賭 "做不成我走人" 的人。

這種老闆, 或許有, 這種人, 台灣現在沒有。以前有沒有? 有, 孫運璿, 李國鼎, 趙耀東這群人。

綠營的人開始出聲, 說那是威權時代神格化的人物...等等。廢話, 他們自己做不到, 就以為別人也做不到, 就好像說您百公尺跑不進十二秒五, 就認為世界上沒有 Carl Lewis 一樣。

產業昇級需要的是政府跟企業一起拿出魄力, 砸下資金, 修改法令限制, 破除框架門檻, 把國外的人材跟技術搬回來, 然後把人家有的我們再更進一步, 變成只有我們有的東西。以前成功過沒有? 有, 所以我們有了台積電, 宏碁, 奇美, 聯發科, 宏達電... 但是現在有沒有? 沒有。

生技製藥是進入門檻非常高的特殊市場, 再以台灣這種規模, 做出來的藥不會有經濟效益, 所以你做的藥要賣誰? 賣回給歐美國家? 嘿嘿, 有人說這是代工...blablabla... 對不起哦, 省省口水吧, 印度在這方面比您早投入好多年呢。您想做還沒得做呢。賣給日本韓國? 他們國家的製藥業比台灣規模大很多耶。賣給第三世界國家? 嗯... 咦? 找不到夠大的市場耶, 那...

對, 只有對岸。有興趣的人去找找資料就知道, 對岸是全世界成長最快的藥物市場。連續多年成長二位數字的成長。就以小弟的親身經歷吧, 去對岸看個電視, 十個廣告有六七個是賣藥的。表示中國人愛吃藥嘛... 對, 真的。好啦, 我們做出來的藥賣過去就好啦! 太好了, 問題解決。但新問題來了, 你做出來的藥怎麼賣到對面去? 就憑 "先建立台灣共識", "會在交接期儘全力跟對方溝通"?

而且, 誠如某位院士所說, 現在的黃金時間已經過了。對岸的生技製藥水平其實比台灣差不了多少。好吧, 烏鴉嘴到底, 對岸的水準已經比台灣高了。話說回來, 要做還是有可能, 不過政府要有擔當, 企業要願意投資。生技界的投資跟電子業不一樣, 電子業投個十億下去, 再怎麼說也會有好一些 Patent 回來, 至少是新製程, 新技術什麼的, 但是生技製藥...嗯, 十億您就當繳個學費吧。

現在回頭去看宇昌案, 光幾億台幣, 國發基金就叫東叫西的, 民間也不願出錢, 其實不是找不到, 是大家都太把錢當錢。怎麼說? 我舉個例子, 在台灣的尖端中心的實驗室, 一盒一兩萬台幣的東西就讓學生助理躊躇個半天, 問了才敢下訂。但某位我認識的國外 N 藥廠的研發人員, 每上一盤 96 well 的藥多少錢? USD 3,000.- 加上耗材, 一盤新台幣 10 萬, 一天幾盤, 用了就丟, 面不改色。結果是什麼? 結果是人家一年的研發成果可以上十幾篇 Paper, 只是被藥廠限制住不能發。

現實吧? 超現實的, 真的, 因為他們只要藥可以早半年上市, 什麼都賺回來了。一顆藥成本幾毛錢台幣, 到您手上一顆幾百上千。如果是癌症標靶藥物, 一針上萬也有。對, 那是特別的化合物, 成本多少? 製造成本大概一劑...幾十元台幣吧。

回到產業昇級, 有這種政治人物跟政治環境...省省吧。
<--引文結束-->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打穿 Apple 公司的企業網路, 越玩越好玩(?

We Hacked Apple for 3 Months: Here’s What We Found 本來只想說玩玩看, 打穿就算了, 沒想到玩到上癮, 花了 3 個月挖到 55 個洞... 最後證實了一點, 那就是最後 Apple 還是和其他大公司一樣會為你找到的漏洞付錢的. XD